過年剛過,趕完稿件後急急忙忙回高雄跟家人朋友們吃飯,再回來後卻突然驚覺我這逐漸年老失修的腦袋竟然忘記Pixnet密碼是多少了,浪費數天,更在電腦前呆了許久,想著各式各樣咒天罵地等尖酸刻薄問候他人祖宗太爺爺的詞彙,還是想不起那幾個似曾相識的 ******* 到底是什麼字,結果到頭來竟然是一串再普通也不過數字,年過三十,悲哀莫過於此,在身心也開始變成動漫內的奇怪中年人時,盼上天至少留給我一片不爛的三吋舌。

 

我相信這幾天大家一定看到了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去世的消息,本來頑劣如我是根本不會去注意這位老和尚有什麼特殊之處,再來按照慣例,人死後總是有一堆歌功頌德莫名而來的功績表揚文,老實說我自己是一整個倒彈啦... 但是聖嚴法師留下的幾句遺言內的偈語:

「無事忙中老,空裡有哭笑,本來沒有我,生死皆可拋。」

 

salame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